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马报 > 昊恩家家 >

卑南族音乐人吴昊恩:耗时十年传承部落文化

归档日期:06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昊恩家家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核心内容:吴昊恩表示,当时我们学习到一些很传统非常并不容易听到的歌曲,就自己慢慢录、剪接、成为一张CD,用手写告诉大家这里面有什么,自己能做的就是让这件事情流通。自己应该算是个管道,让大家因为这个

  我们学习到一些很传统非常并不容易听到的歌曲,就自己慢慢录、剪接、成为一张CD,用手写告诉大家这里面有什么,自己能做的就是让这件事情流通。

  自己应该算是个管道,让大家因为这个管道而认识更多不一样的音乐,吴昊恩唱着不同族群的歌有不同的表现方式,先不要在意唱什么,如果听者真的有感觉,那它背后其实每个歌曲都有它自己的来源跟力量。

  艾楚怡:各位好,欢迎大家《与梦想同行》,原住民族随着现代化城市化的过程演进,生活方式逐渐地改变,文化濒临消失的状况在很多地方都存在,而一些在城市中长大的原住民青年,当他们开始产生我是谁,自己文化的根是什么的追问时,返回部落寻找答案,成为了一些人的选择。台湾的卑南族音乐人吴昊恩就是其中之一,十七、八岁就到台北打拼追梦,远离了故乡台东的高山、海洋,城市并没有给昊恩的音乐创作带来太多的灵感,20岁出头他加入了一个致力于采集、传承原住民乐舞的艺术团体“原舞者”,那时候团员们一有时间就要到部落中去向耆老讨教,昊恩也借此得以有机会回到自己的部落,去认真地了解那些和他的生命盘根错节生长在一起,却一直被他忽略没有理解的部落文化,卑南族没有自己的文字,音乐成为了部落历史文化等诸多信息传承的重要载体。

  吴昊恩(卑南族音乐人):这些歌以我当时的年纪不太有人能够唱,那几乎都是大我四、五十岁以上的人,他们才会吟唱的歌,因为它并不是很容易听的歌,我就把当时我们学习到的一些很传统非常并不容易听到的歌曲,我就自己慢慢录,把它收集,剪接,成为一张CD,我就用一对一的烧录机一张一张烧,一张一张烧,然后再用手写告诉大家这里面有什么,大概烧了五、六十份,我就拿回去发,可以的话帮我一起烧录,因为这是公共财产,我能做的就是让这件事情流通。

  艾楚怡:每年到了卑南族传统庆典大猎祭的时候昊恩都会约他的同学、朋友一起排演这些古调,然后刻录更多的CD分发出去,他做了十几年,从最初部落里只有两三个人会唱,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能够了解这些古调的旋律、词义,甚至还可以和部落耆老对上几句歌了。

  吴昊恩:那老人家听到年轻人在放这些歌就唉?谁?谁在唱?开始有好多故事,我跟你说这首歌以前是我们在放牛的时候我们会特别唱,这是我想念我爸爸妈妈的时候我会想要唱,所以造就了两代之间又有一个老话题,但是是新观念可以沟通连结在一起,老人家不会讲CD是什么,他们就会讲说你们那个圆圆的录音带可以给我一个吗?很可爱就这样子时间一过就十年,所以变得我们现在年轻人很会唱,40岁到60岁中间的人,反而还略逊一筹,看到我们阿公他们觉得骄傲,自己的孩子在唱我们的歌,顺便骂我们的爸爸,你看看你们不好好学,我应该算是个管道,让大家因为我这个管道而认识更多不一样的音乐,我唱着不同族群的歌有不同的表现方式,先不要在意我唱什么,如果你真是有感觉,那它背后其实每个歌曲都有它自己的来源跟力量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mnesty-mantova.com/haoenjiajia/36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