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马报 > 江智民 >

网上公布的低俗歌曲中的QQ爱、你到底爱谁、两只蝴蝶、一万个理由

归档日期:06-0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江智民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网上公布的低俗歌曲中的QQ爱、你到底爱谁、两只蝴蝶、一万个理由、老婆(老公)我爱你、不怕不怕俗在何处

  网上公布的低俗歌曲中的QQ爱、你到底爱谁、两只蝴蝶、一万个理由、老婆(老公)我爱你、不怕不怕俗在何处

  一二楼的答非所问,我问的是俗在十么地方,特别是一楼的,鬼才明白说什么;因本人身为教师,电脑都有这些歌,最怕被别人说我丑恶不分或对我说三道四...

  一二楼的答非所问,我问的是俗在十么地方,特别是一楼的,鬼才明白说什么;因本人身为教师,电脑都有这些歌,最怕被别人说我丑恶不分或对我说三道四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打个比方,“如果说真的需要什么借口?一万个都不够!”和“没有理由,没有原因”相比,结果是一样的,都是要分开,都是想不通,但明显觉得后者更有想象空间,更有意境;

  再如“不怕不怕不怕啦”,显然是为了填词需要,适应原英文歌曲的旋律而堆砌起来的文字,有一种无病呻吟的感觉。

  我都懒得去看词曲唱分别是谁,总之肯定是一帮烧包型的人做的。有一次我班上的文娱委员拿着这个歌来找我,说要教大家唱。(幸好我叮嘱过文娱委员:先请示后教歌)我明确的告诉她:不行。她说,人家初三的同学都教了。我说,人家初三的同学马上要参加中考了,你去吗?(跟她讲更多大道理显然不合时宜)我们不适合唱这首歌,尤其歌词极端没有水准。她还是很听话,最后换了个周杰伦的《千里之外》。还行,至少比《QQ爱》这种垃圾强。但有时从教学楼旁经过,听着初三的同学大声唱:“……有位自称人很帅,心地善良小乖乖,问今年你几岁,有过几次One Night?……”每听及此,暴寒无语。无语的除了歌词本身以外,还有大多数学生根本就没有弄清楚这个One Night的含义,而扯着变声期的嗓子狂吼。不过没弄懂也好,权当大家都听不懂吧。

  前些天看电视,某台的晚间新闻记者在马路上采访一个又黑又瘦模样的人,他平时总喝酒打老婆,老婆不堪忍受跑了,这位老兄正到处找老婆,看到有记者采访,就对着镜头说:“老婆,你快回来吧,我以后一定改。下面我给你唱首歌表达我的心情。”接着就扯起破锣嗓子开唱:“求求你给我个机会,不要再对爱说无所谓……”其声可谓声嘶力竭,其情可谓凄婉动人。我不知道是记者为了煽情怂恿他这样做的还是怎么回事(我也当过电视记者,能够理解始作俑者的心情),总之造成的视觉和听觉冲击力肯定背离了煽情的初衷,他煽的不是真情,而是不折不扣的恶俗(个人观点)。

  刀郎对一些如《草原夜色》之类的经典老歌的诠释还是蛮有新意的,记得我读师范辅修音乐,上声乐课的时候老师就重点辅导我们练的这个《草原夜色》,对这首歌我还是很有感情的。然而这首《冲动的惩罚》:“那夜我喝醉了拉着你的手,胡乱地说话。”就让人无法忍受。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个体会:好象司机们都特别喜欢这个刀郎,尤其是客车司机。我因为上班的原因经常要坐中巴客车,几乎每部车上必备一张刀郎的碟子。有一次我坐车,一个小时的车程,司机一直放《冲动的惩罚》。那是张杂锦碟,除了这首歌以外,还有其他歌手的,但我们这位强人司机好象在开“新歌推荐会”似的,在第三首放到这歌以后,就一直听它,而且边开车边跟着唱!

  下车后我唯一的想法就是:乱刀砍死刀郎,砍他之前还要告诉他:这是对他“冲动的惩罚”!这首歌在学校出现的频率也很高。

  基本上光听曲子没问题,可是这词……听着就想把作者揪出来扁一顿——“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,是我鼻子犯的罪,不该嗅到她的美,擦掉一切陪你睡……”My God,见过犯贱的,没见过这么犯贱的。我有个表弟在成都一个大学读书,他跟我说有一首歌他每天要听到不下10遍:早上一起床,寝室里的同学就开始:“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……”;上课在教室里,同学们的MP3、MP4上面全是“是我鼻子犯的罪……”;中午学校的电台也是“不该嗅到她的美……”;晚上大家在寝室里上网,显示器旁边的小音箱里也唱着“擦掉一切陪你睡……”他说不知道歌名,反正大家都在唱,大家都在听,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几句很恶心的歌词,腻得慌。我差点想多问一句:你的MP3里面有吗?看来不仅在中学,在大学里也是泛滥成灾。

  毫无疑问这首歌是相当通俗的,通俗到每个人听到了旋律都想跟着哼几句。但是那歌词实在是恶!“那一夜,你没有拒绝我!那一夜,我伤害了你!那一夜,你满脸泪水!那一夜,你为我喝醉!”如果光是听听也还罢了,问题是这首歌也是我在车上经常听到的。而且大家知道,现在很多客车上面都有个小的显示屏,一边听着歌,一边看着上面的歌词,这下觉得这几个排比句问题很大:“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!那一夜我伤害了你!……”是说你在人家非自愿的情况下欺负了人家女孩儿?“那一夜你满脸泪水!那一夜你为我喝醉!……”莫非是用下三滥的手段占了人家便宜,然后说ByeBye?我认为歌词有教唆之嫌。还好,在学校里还没有听到学生在集体学唱。

  这首歌我一直不知道名字,要不是为了写这篇文章,我永远都没有兴趣知道它的名字,包括演唱者的名字:江智民。我这样说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我说的哪首歌:“多少旅途多少牵挂的人,多少爱会感动这一生,只有相爱相知相依相偎的两个,才能相伴走过风雨里程。多少故事多少想念的人,多少情会牵伴这一生,才能搀扶走过这一生。”这下大家想起来是哪首了吧,如果这首歌在20年前出现,可能还没有多大个问题。但很难想象它到现在才被人写出来、唱出来,尤其是江智民那个唱腔啊,真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。应该说,歌手唱的还是很卖力,但那个拖”呀,真是活活要把人给“拖”死、“累”死、“俗”死!就在我写这篇帖子的时候,就听见有班上在教这首歌了。我晕啊,早了点吧,这才四月呢……

  一次在街上等车,老远就听到有人唱这两首烂歌。先是只闻其声,偏偏那车半天不来。过了10来分钟,始见其人: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,头上戴个麦,背着个类似喷雾器的东东,准确的说应该称作“移动卡拉OK系统简装版”。年轻人和着“喷雾器”发出的刺耳的和声边走边唱。翻来覆去都是这两首歌,而且集中在其中点题的几句:老婆老婆我爱你,阿弥陀佛保佑你……;老公老公我爱你……唱得难听就算了,最多算个噪音污染。更过分的是,他一唱到“老婆老婆我爱你”时,就把头转向旁边路过的女士;反之亦然。而且这些男人或者女人被他“唱”了之后,居然还给他钱!这样的歌在学校里最多听到同学嘴里哼哼,也是没有登过大雅之堂的。

  03 《狼爱上羊》这首歌听得让人反胃!不管歌词还是曲调都极度恶心。而且那么一首歌还弄得谭校长和刀郎同学轮番上阵,实在无聊得紧。其实主题和《老鼠爱大米》一样,采用了极端不恰当的方式来表达爱的主题:“爱我,就吃掉我吧”!那岂不是所有的人都变成了螳螂?荒谬!幸好因为这歌旋律本身也不怎么样,有兴趣的同学很少。

  02《不怕不怕》作词:小尾这首歌的原曲是2002年欧美10大舞曲,中文词变成了“看见蟑螂,我不怕不怕啦,我神经比较大。”这样的搭配真是荒诞。你自己恶就算了,你还毁了一首好歌。说实话,最开始听到的时候我一直没听懂歌词的。那些不符合现代汉语规范的句子和词组,我觉得还是少让学生们效仿的好。

  这首歌恶俗的影响力还不止于歌曲本身,它的存在竟然带动了一个“口水歌”的复辟风潮。“口水歌”,在我们孩提的时代叫“黄色歌曲”。80年代初,因为代表着新生力量的流行歌曲的兴起,给人们的思想带来了不小的冲击。那时侯比较典型的是一首叫做《迟到》的歌:“你到我身边,带着微笑,带来了我的烦恼。我的心中早已有个他,哦,他比你先到……”但那时的滥人些是怎么改的呢,我还记得到几句“你到我床边,脱下衣裳,和我一起睡到天亮……”后面实在是想不起来了,反正改编成了一首不折不扣的“黄色歌曲”。

  而现在这首《两只蝴蝶》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,它让在江湖上已经销声匿迹很多年的改编“口水歌”重现江湖。那这首歌被改成了什么样呢:前不久,有学生上课拿那个什么学习机放磁带听歌,被上课老师发现交给我这个班主任处理。我就问你听的什么歌,他说《两只蝴蝶》。结果我一看那印刷精美的歌词单,确实有一首叫《两只蝴蝶》的歌。但是歌词却不是原版的,虽然原版的本身就很垃圾。但它这个更加垃圾,还不能说垃圾了,简直是无耻。原来的歌词是:“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,飞跃这红尘永相随,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,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。”

  改编的歌词是:“我和你天天夜夜一起睡,……”(此处省略30字)而且关键是这是一盒市面上能够买到的磁带,我当然没有兴趣去听谁唱的。我只是想问:为什么今时今日,我们以为绝迹的精神垃圾又卷土重来了呢?它和这个时代多么不和谐,它为什么来的?从何而来?

  Glen Hansard---If You Want Me 听下这几首

本文链接:http://amnesty-mantova.com/jiangzhimin/287.html

上一篇:北京北京周边农家院哪家好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