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马报 > 栗锦 >

《决战江桥》中马占山多次提到的寿山将军是谁?

归档日期:06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栗锦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近日由李幼斌等演员主演的历史抗日剧《决战江桥》热播,让很多网友感受到了《亮剑》当年的精神。剧中的马占山多次提到了“寿山将军”,并盛赞其忠勇爱国。历史上的“寿山将军”究竟有着怎么样的事迹而为后人称赞?

  寿山将军(1860-1900),姓袁,字眉峰,1860年生于黑龙江瑷珲,父名富明阿。明末辽东抗清名将袁崇焕后裔。袁氏后裔在清初被编入宁古塔汉军正白旗,世居瑷珲。

  其父富明阿,曾任吉林将军,有贤能,1892年卒。寿山袭骑都尉世职,以三品衔补用郎中候选员外郎,留北京候选。

  光绪二十年(公元1894年)八月,甲午战争起,清军在朝鲜战场上节节败退,战火向鸭绿江边蔓延。清廷急忙调集东北三省驻军开赴安东、九连城一带布防,意图遏制日军的入侵。对以忠君报国为己任,渴望建功立业的寿山来讲,按捺不住一腔怒火,闻讯投笔而起,毅然放弃了京都的舒适生活,请命抗敌,单骑奔赴辽东前线。

  在到达奉天后,他开始在当地招收义军,短短的十几天时间,就成功募集了两营兵力,寿山被命为步队统领,其弟永山任马队统领,十一月十三日率领两营士兵开赴抗日前线赛马集行营,与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会合。

  当时,日军已经攻破清鸭绿江防线,分兵占领了九连城、安东、大孤山、凤凰城、岫岩等辽东重镇。并以凤凰城为老巢向西进犯,企图打通由凤凰城经摩天岭(大高岭)进犯奉天的通路,并扬言“取奉天度岁”。当时依克唐阿的镇边军驻守在瑷阳边门,西至赛马集、草何城一线,同扼守摩天岭的聂士成部相呼应,从侧翼牵制凤凰城日寇,以支援摩天岭的正面防御。寿山到达前线日的草河岭战斗。两兄弟在与日军战斗中,奋勇杀敌。据《寿将军家传》记载,寿山于草河岭一役中“怒马当先,披坚执锐”、“绕山越涧,披荆力战”,“在南路山脊冲锋陷阵,戈什哈伤亡几尽,犹统率所部猛攻”,击毙日军步兵大尉斋腾正起,伤炮兵大尉泄田纲平、炮兵中尉关谷豁等。日寇死伤40余人,清军取得胜利恢复草河岭、克连山关。12月6日寿山,永山分别率马、步队“由崔家房、白水寺、谢家堡转战而前”,“在四颗树大获一胜”,日军抵敌不住,加上天气严寒,士兵冻伤严重,不得不败退凤凰城,变成缩头乌龟,坚守不出。

  12月9日,清军统帅依克唐阿和聂士成准备分兵两路,收复凤凰城。其中一路由依克唐阿、夏青云率领,由通远堡南进,从北面直攻凤凰城;另一路则由寿山,永山两兄弟率领马步队各一队,向北迂回,绕道瑷阳边门,进攻凤凰城东北。拟于12月12日收复凤凰城。

  12月12日,寿山、永山率军到达草河北岸,距凤凰城仅八里。14日,“肉搏风城,恒玉(镇边军步队营官)率其所部攻入东门,已就得手。讵城内伏兵突起,城外援贼大至,将我军四十余名截断城中,悉殁于阵,统领三等侍卫永山身先士卒,率队策应,连受枪伤,洞胸阵亡,兵力不支,伤亡几半。幸经寿山等各营分投径援,贼始稍却,我军亦即收队”,《清史》记载道:“永山独为殿,遇伏,连受枪伤,洞胸踣,复强起督战,大呼杀贼而逝”,并将其与邓世昌等人并为一传,评曰:“中东之战,陆军皆遁,宝贵独死平壤;海军皆降,世昌独死东沟。中外传其壮节,并称“双忠”。及日兵入奉,永山独死凤城,敌遂长驱进矣。旅、大既失,威海势孤,步蟾、宗骞皆先后誓死。士气如此,岂遂不可一战?此主兵者之责。五人虽败,犹有荣焉!”收复凤凰城的计划未能实现。

  此后,中日双方在摩天岭地区展开了多次激战,根据依克唐阿的奏报,寿山每战“无不登山越洞,身先士卒。综计前后该员头冠戎服,迭经洞穿,迄未受伤,其身旁亲兵伤亡不下十余名”,原虑其“系属文职,犹虑调度有余,勇战不足。”但战场上的表现消除了依克唐阿的顾虑,并曰其“谋勇兼优,洵属不可多得。”此后因战局变化,寿山随依克唐阿将军先后转战于辽南海城一带,作战勇敢,屡立战功。

  1895年3月16日,辽阳告急。寿山奉命率马队二营前往胜鳌堡、鞍山站、刘家台、汤岗子与日军马步军数百人遭遇作战。日军从鸡王屯、甘泉堡等纷纷来援。寿山见敌军势大,自己人少,怕众寡难敌,立即下马慢行,示敌整暇,以迷惑日寇。相持了一会,日寇发起了进攻,寿山奋力迎击,伤敌数人,日寇败退。正在收整队伍,日寇从另一个方向出现,突然放排枪。寿山右肋下中枪负伤,阵亡一人,伤数人。寿山伤而不退,力战日寇,最终日寇退却,得以全队回营。《寿将军家传》中对此有精彩描述:“正酣战间,忽中飞弹,自右腹入,左臀出”,寿山“屹立不为动,战愈猛,敌即却。跨马三十里回营。衣袴淋漓,血厚盈指。一时江淮诸宿将,作壁上观者,皆舌挢不能下。”

  中日战争结束后,寿山回旗。光绪二十三年(公元1897年),寿山任镇边军统领,驻瑷珲。二十五年任瑷珲副都统,帮办黑龙江边防和军务。明年署黑龙江将军。

  光绪二十六年(公元1900年),沙俄部队以保护东清铁路为名入侵东北,意图建立黄色俄罗斯。其时数千俄罗斯人扬言要去保护哈尔滨的铁轨,纷集海兰泡,前来向寿山借道。《清史》记载,当时寿山大怒道:“敌偪我都,我假敌道,如大义何,遂拒绝其要求。又传檄爱珲副都统凤翔道:“如俄兵过境,宜迎头痛击,勿令下驶1同时以呼伦贝尔副都统依兴阿守西路,通肯副都统庆祺守东路,警告俄军不要进兵,由清军负责护路。随即闻听俄军已经分道并进的消息,寿山遂下令:“保铁路,护难民,全睦谊,违者杀无赦1

  但俄军不宣而战,突然炮击瑷珲卡伦山,之后又制造了屠杀我江东六十四屯百姓之大惨案,我百姓被驱赶赴水淹死者,遮蔽江面,而呼伦贝尔等地也纷纷告警,哈尔滨沦陷。

  寿山闻讯,“千绕室,夜愤恚垂绝”,他一面电告吉林将军长顺,要求其前来会攻哈尔滨,一面通告俄军,谓若罢兵,愿以全家为人质,勿得侵凌我国百姓。

  七月下旬,寿山所部清军和义军配合,向被沙俄占领的哈尔滨发动进攻,很快攻入城内,并将俄军压缩在新市街松花江车站一带。在瑷珲前线,清军与义军固守待援,和俄军对峙不下。但由于东路的吉林清军按兵不动,贻误战机,而沙俄则不断增兵,最后兵力达到了十几万之多,致使寿山孤军奋战,哈尔滨之战终于遭挫。

  面对十几万沙俄部队,清军寡不敌众,又无增援,八月十五日瑷珲也终于失守,固守此城的凤翔死战殉国。随后,齐齐哈尔门户北大岭被攻陷,北路统领崇玉,营官德春、瑞昌,西路统领保全,东路营官保林等人全部战死,俄军进逼齐齐哈尔省城。

  八月二十一日,俄军致函寿山,要求商议停战。寿山派程德全前往商谈和议,而自己却以为古有“军覆则死”之义,又“疆土不保,负罪甚深”,穿戴整齐后于棺材中吞金自杀,不死,呼其属下来枪击,属下不忍,手发抖第一发打偏,中寿山左肋,不死,又命其击小腹,仍不死,于是厉声命令再击,乃气绝。

  将军死后,棺木运至杜尔伯特将军夫人家乡安葬。俄军曾想开棺验尸,副都统程雪楼说:“将军有遗言,至死不见俄国人,死后也不能见。”阻止了俄军的行为。 寿山还有一位族孙也于此役战死沙场,他就是在黑河与统领崇玉一起战死的那个北路营官瑞昌。

  清廷对于这样的忠勇志士,先是下诏责备他挑起边境冲突,后又剥夺其世袭职位,最后还是因为总督徐世昌屡请复官,才在六年后年授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,准其附祀富明阿祠。后人建寿公祠,永远缅怀这位爱国将军。

  袁氏一族,先有袁崇焕将军的尽忠报国,后有寿山将军抗日抗俄,为了中华民族流尽了血汗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amnesty-mantova.com/lijin/2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