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东方心经马报 > 栗锦 >

寿山将军殉难记

归档日期:06-0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栗锦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满清末期,世乱时艰,国内朝纲大坏,列强虎视眈眈。1900年7月,八国联军入侵北京,沙俄除参加联军的共同行动外,还以保护中东铁路为借口,悍然出动17万军队,分六路进犯东北,直逼黑龙江。

  俄军提出借路从瑷珲进兵南下、经齐齐哈尔至哈尔滨保护中东铁路的无理要求,寿山愤然拒绝道:“敌逼我都,我假敌道,如大义何!”为防御沙俄进犯,寿山多次上奏朝廷,历陈沙俄“乘我畿辅危急,日为增兵之谋”的种种事实,提出了“不得不战”、“不可不战”、“不可失机”等抗俄主张。同时将全省兵力分为北、西、东三路,对边防战守作了周密部署,又传瑷珲副都统凤翔道:“如俄兵过境,宜迎头痛击,勿令下驶!”又电约盛京、吉林两将军合围哈尔滨,请伯都讷副都统设法阻挡俄舰。

  1900年7月,俄军在不宣而战的情况下,突然炮击瑷珲卡伦山。清军顽强抗击,寡不敌众,瑷珲失守,凤翔战死。7月中下旬,沙俄侵略军将海兰泡及江东六十四屯华民,驱逐入江,死者蔽江而下7日不绝,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海兰泡、江东六十四屯大惨案。寿山闻后“千绕室,夜愤恚垂绝。”痛令所部:“保铁路,护难民,全睦谊,违者杀无赦!”国门洞开后,俄军长驱直入,盛京、吉林等方面的清军按兵不动,未能联络一气,西路、东路孤立无援、节节退守。寿山深感“疆土不保,负罪甚深”。一夕,跪其妻前言曰:“我负国,上无以对皇上,下无以对先将军。愿乞于夫人,先杀诸子,而后夫妇同殉。”夫人敬诺之。至此,寿山已报定阖门殉节、取义成仁,不能“改隶俄籍、反颜事虏”的决心。

  1900年8月26日,俄寇兵临齐齐哈尔城下,欲见寿山将军。寿山耻堕敌手,有辱国威,誓死不降,他毅然绝然地将自己最喜欢的年仅八岁的女儿扔进鱼缸,幸亏夫人及幼子前去探望从瑷珲逃难到齐齐哈尔的亲属,当夜未归得以保全。寿山“即料理身后事,核库储,检文牍,将王命、旗牌、印信等事,悉派兵贲送副都统萨公(萨保)。从容条议,手其《遗疏》。肫肫以修内政、御外侮、设民官、开荒务为请。”后设香案,冠朝服,“望阙叩辞,伏地长号,神魂飞越,无任瞻恋,哀迫之至。”即从容卧柩中,暗服鸦片被灌救,吞金不能速死,命其子袁庆恩上前补枪,儿子不忍,跪求卫士以枪击之,卫士强忍举枪,手颤机动,弹中小腹,未死;再呼,击及胸,仍不死;更厉声大呼,卫士含泪再击,气始绝,时年四十一岁。

  有人说,南有林则徐,北有袁寿山,一个是民族英雄,一个是抗俄名将,都是清末不多见的爱国志士,都在保家卫国、抵御外侮的斗争中,留下了彪炳青史、永不磨灭的一笔。《清史稿·传论》载:“俄兵之侵龙江也,乘隙以进,唯寿山拒之。固知必不能胜,誓以一死报耳……虽已无救大局,而至死不屈,外人亦为之夺气,何其壮哉!”

  寿山殉节后,幕僚于驷兴携袁庆恩将灵柩送至杜尔伯特贝子府寿山内兄处,后即安葬于此。如今,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寿山度假村,已成为一处远近闻名的旅游胜地。(黑龙江日报)

本文链接:http://amnesty-mantova.com/lijin/227.html